我知道自己這麼說,勢必遭到一心想成為譯者卻不斷跌跌撞撞的夥伴們圍剿,

但一如我曾說過:譯者從來不是我的選項。


不像貓一匹,曾花一個暑假自行翻譯完上萬字的小說當作練習兼自薦用;

不像Lica,曾在書店抄下各出版社聯絡方式,一家家投遞履歷、面試;

所以我的資歷與成為譯者的過程,事實上沒有什麼參考價值,

只能說是一連串好運及貴人相助的結合。


即使當個譯者這想法,過去未曾出現在我腦袋裡,

但現在我很慶幸也很感激自己是名譯者。

這份工作不是正職之外的兼差(事實上我的譯作產量甚至高過部分正職譯者),

這份稿費也不是正職薪水外的加減賺(事實上稿費是我重要的生活費),

當個譯者自然與揚名立萬無關(事實上遭忠實讀者插稻草人的可能性還比較大),

簡單說來,除了看到譯作出版的成就感外,其實當譯者,或許弊多於利?


不過,

當我正在查印加帝國與馬丘比丘的資料時,突然注意到:啊,或許這就是我熱愛這份工作的原因!?

成為考古學家曾是我的夢想,當偵探也曾是我的夢想,

但這些夢想只能是夢想,不可能實際付諸行動,

於是,當譯者間接實現了這些夢想,讓我在書裡當了考古學家、偵探和其他的那些,

對我來說,這是譯者工作的魅力之一。


現實生活中沒有角色扮演癖好的我,熱愛以譯者身份在書裡角色扮演。

(只要別查資料查到翻桌(笑))


(完)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