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喔。(日劇HERO裡面酒吧老闆的語氣)

 

最近,遭遇今年度第二次試譯失敗。失望的情緒,沒有第一次失敗時強烈;上次大概是因為我真的很想接那家出版社的稿子吧。喔!我絕對沒有不在乎這次試譯!雖然正在趕稿,專有名詞部分我還是花了一個晚上仔細確認查證。有趣的是,這次試譯失敗,反而讓我得到些意外的收穫。怎麼說呢?這必須說到我最近遭遇的低潮期。

 

翻譯資歷說長真的不長,說短,好像也不是很短,從2002年8月以救火隊之姿後援半本旅遊書開始展開我的譯者生涯。期間,連同這次在內,大概遇過兩次瓶頸期。第一次瓶頸,是在我翻譯第三本作品時。我的第一部翻譯作品是半本法國旅遊書,第二部作品是字很少的圖文書,第三本作品馬上就是超過十二萬字的愛情小說。很容易想像當時我遭遇到什麼樣的瓶頸----中文詞彙不夠,中文詞彙不夠,還是中文詞彙不夠。還記得當時因為一個字的翻譯被學姊唸了一頓--「穏やか」,我從頭到尾都翻譯「沉穩」(汗)。它當然是沉穩的意思,但是譯者的工作,除了翻譯正確,還要翻譯漂亮,「沉穩」不可以只是「沉穩」,偶爾要變成「沉著」,或「穩重」,或「沉著穩重」。(前面只是大致舉例,還有其他翻譯方式啦!)總之,第一次瓶頸期發生,純粹是因為「經驗不足」和「能力不足」導致。遇上那次瓶頸後,我開始努力讀成語典、讀中文著作(畫詞彙)、看大陸劇、善用教育部網路辭典(丟詞彙上去代換),想辦法短時間內增加自己的中文詞彙。

 

至於說到這次的瓶頸是怎麼回事?這次的情況比較有趣(雖說我笑不出來);如果說前次是「經驗不足」所造成,那麼這次反而是「經驗太多」的關係。

先來說說我的翻譯習慣。不曉得其他前輩夥伴是不是同樣作法,也不是說我的作法一定好、一定對,不過單以我自己來說,我喜歡不斷改變翻譯方式。意思是,A句型的句子,我不喜歡只對照翻譯成甲,而會不斷去思考是否還有其他譯法;不單是一本書這樣做、這樣思考,每本書都這樣。怎麼累積更多譯法?就是不斷讀書,讀其他譯者的書、其他語系的作品、中文著作、商業雜誌,學習不同的文章「味道」,盡可能平衡日文譯作中過濃厚的「日文味」,同時增加資料庫的詞彙、句子。這是我的作法。

 

可是,這也是間接造成這次瓶頸的原因。

 

譯出這些作品時,我不斷搜索大腦資料庫,找尋、創造所有可用的譯法去詮釋;A句型我在1號作品譯成甲、乙、丙、丁、戊、己,在2號作品譯成甲、丁、庚、辛、壬。總之翻譯時不斷思考的就是這些,目標是盡量不重複。問題是,大腦資料庫的資料,除了自己想出來的答案外,還須仰賴外來資訊(讀書)所得。

 

當譯者六年,中間有一年多近兩年是編輯審潤,累計到今年底共有40部作品(不含編輯審潤校對作品)。單今年一月到現在的翻譯作品是14部,不曉得這樣的密度算不算高?今年8月到11月,我共買了33本書(只計算博客來網路書店部分,實體書店、日本亞馬遜買的書未列入計算),但是我讀完幾本?沒記錯的話,應該只有一本……

 

我絕對不是在抱怨工作忙,純粹在描述情況。(連忙搖頭撇清)

 

沒讀書,就沒有新資料入庫;沒有新資料入庫,只好靠自己想。不斷在封閉的大腦內打轉,結果就是----想太多,譯文反而愈來愈饒舌,只注意單一詞彙、單一句子、贅詞贅字,卻忘了整體順暢。就像一團毛線愈纏愈亂愈緊,我的譯文也變成了糾結的毛線團,愈焦急,愈糾纏。

 

問題從翻譯某部BL小說開始出現,期間持續埋頭趕稿,沒時間停下腳步好好改善,導致終於在這次試譯時爆發。

 

至於為什麼這次試譯失敗,我反而收穫更多?因為我遇到了很好心的編輯大人~!她來信對我抱歉時,我回給她的信提到了自己的問題;不是在辯解,而是心裡多少希望聽到不一樣的聲音。沒想到編輯大人真的願意告訴我問題點和答案,LUCKY!!(連忙回信感謝她,只差沒在電腦前下跪了)答案是不是正確不要緊,重要的是,有個旁觀者(?)願意告訴我她在我的譯文裡看到了什麼,對我來說,真的比什麼都高興。雖然老實說,我這個人不是很能耐痛聽批評,但我還是告訴自己硬著頭皮去面對批評與建議,否則沒辦法進步,問題也沒辦法找到解決方法。

 

希望自己能夠儘快找回自己的翻譯方向,突破瓶頸,Upgrade成更好的譯文~(←還差得遠啦妳!)

 

(完)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