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綿羊大人寫了一篇不為五斗米折腰,讚啦~!
譯者夥伴們除了眼茫茫、手痙孿、肚裡能撐船(此指肚圍寬廣)外,腰也不太好,
所以--是的,大多數都會為五斗米折腰。

這裡我要談的不是眾人費疑猜的稿費,
而是貓一匹問了我一個問題:

「薇嬪,輕小說有趣嗎?」

讓我特闢專文來談這個問題,輕小說,到底有不有趣?嘿嘿嘿嘿

 *******

曾經收到過不少有意進入翻譯界的後進來信,提到希望有輕小說的翻譯機會,
這些mail 統一會出現的用語(或類似語氣的內容)差不多就是--

「我希望能夠進入這一行。沒有翻譯過(或翻譯過文件、短文),希望能從輕小說開始試試……」

如果我正好持續睜著眼睛24個小時,看到這類內容的mail,老實說,我會想翻桌……(喂喂,氣質氣質)

----輕小說、開始、試試(怒火熊熊燃燒)

意思是,不少人以為輕小說是翻譯的初階等級嗎?
輕小說的稿費的確初階,可是我必須強調,輕小說的日文原文絕對不初階。


首先,來看看翻譯的過程:(以下流程純屬個人看法,不涉及正式的醫學科學知識及理論)

日文原文→→眼睛→→(A)大腦海馬迴(記憶資料庫)→→(B)大腦皮脂(語言與思考)→→手

一句日文原文,眼睛看到時,腦袋已經同步進行超高速運算搜尋資料庫找文法、字彙與慣用,
就像《神隱少女》中的鍋爐爺爺快手開藥櫃抽屜拿藥草一樣。
接著在大腦皮脂排列出像樣的中文句子,透過手,打在電腦上,完成一句日文的翻譯動作。

根據個人的翻譯經驗,我認為文學作品或小說是翻譯的高階等級,意思也就是,高級譯者才有能力處理。
難處在於--把日文翻譯過來的中文,轉化成「更漂亮、更貼切的中文」(B)。
中文造詣不夠好、只好日文,是不夠的,因為文學小說賣點就是字句優美、細緻
作者鋪陳的每字每句,都是為了醞釀某些情境,
這也是文學作品的譯文會比較貼近原文的原因。
(作者得獎就是靠這些呀,不夠貼近,翻譯這本作品不就沒意義了?)

另一方面,輕小說的情況則不同。困難處在於--把日文翻譯成中文(A)
你或許會說:「啥?什麼意思?不就是『翻譯』嗎?」

舉個實例,懂日文的夥伴可以試著翻譯看看(不是只在腦子裡想喔,要寫出來或打出來。啊,不用打給我看啦,哈哈)

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グズドグズ!--真冬の風は浴びせられた罵声とともに竜巻きみたいな渦を描き、Aさんの足元からクルクルと吹き上がる。凍てつく風の渦の中で前髪を躍らせ、目を見開き、彼の姿はまさに魔王爆誕の図。星の一つや二つは気ままにふっとばしかねない禍々しきご様子。

看懂它在寫什麼是第一步,找出正確形容的中文是第二步
確認它文中是不是引用哪些漫畫動畫作品是第三步,情緒整體修飾一次是第四步
然後在30天內,反覆這四個步驟1456次
(一本257頁的輕小說,每頁17行x每行42個字,原文共計約18萬4千字,另,稿費是中文字計算)
最後全文修飾一遍,完成。

輕小說通常編輯不會要求貼近原文,因為輕小說的重點是『故事』,
如果太貼近原文,會變成完全看不懂的『一堆中文字』。

 

幾乎各類型翻譯都經手過後,我會告訴你,每種翻譯都有各自的困難之處。除了上述兩種外,還有--

「漫畫」看起來很間單好翻?字很少?
錯,字少正是漫畫翻譯的難處。怎麼用一兩個字,就正確表達出說話者的情緒,又能讓讀者一眼看懂,很難。

「實用書」看起來很簡單好翻?不用想些文謅謅的字句?
錯,要努力查資料,正是實用書的難處。查資料是繼『翻譯』之外,另一項需要大量耐心的工作。

「文件」看起來很簡單好翻?沒有複雜的內容?
錯,文件翻譯最要求正確度,所以文法觀念和文化習慣必須正確清楚。
如果誤會對方的語氣,而誤了一筆大生意,責任豈不重大?

包括其他各類型內容或語言的翻譯,也一定各有難處。不是身在其中或經歷過的人,妄下斷言實在有失公允。

身為一枚水深火熱趕稿中的譯者,我可以忍受不太優的稿費,但不能忍受不太優的誤會。呵呵

(完)

P.S.貓一匹,我不是在兇你,別誤會喲!

輕小說,有趣啊,只要稿費多一點,要不然稿期長一點,或者稿子簡單一點,再不行……(揍!回去趕稿!)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