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樣,要付出勞力、精力、腦力、時間,
因此也和從事其他工作的藍領、白領階層一樣,
會生病、遇瓶頸、陷入低潮(無論是翻譯狀況或心理狀態)。
譯者不是神,不是仙人,
不是在咖啡、鳥語花香、音樂的環境下,優雅打著電腦就能夠維生。

業務人員要搶案子←→譯者要搶稿子
廣告人員要比稿←→譯者要試譯
勞工要製造工作成果←→譯者要製造譯稿
公關人員要對外進行協調←→譯者要和編輯溝通

身為譯者,我們同時要學會透過優質的譯稿品質、工作態度,
「自己」這個品牌宣傳打廣告,
也要不斷更新大腦資料庫資訊,
藉此提供更好、更貼切、更流暢的翻譯內容。

這裡姑且不談一般人對於譯者有很夢幻的憧憬,
(如果各位真能看到每位譯者夥伴的工作桌或工作室,
應該五成會失望,七成會驚愕,十成會幻滅)
我要說的是,譯者生病時該怎麼辦?

一般公司員工生病時,可以請假,
譯者的工作沒有制度、沒有規矩,
一切以配合出版社和編輯的排程,在規定時間內交稿為最高原則。

但如果譯者生病時,該怎麼辦?

簡單來說,我們大多還是抱病上場。
腦袋因為高燒而不清楚,視線因為過敏而模糊,鼻子掛著兩條鼻水,
仍然要為著截稿日,抱著整包衛生紙,披著懶人毯,
吃力或無力或奄奄一息地敲著電腦鍵盤生出稿子來。

不是說譯者特別可憐,沒資格生病,
純粹是因為如果在公司工作,生病請假了,老闆也不會因此把你開除,
但譯者工作很難說,
很可能因為生病了,暫且調整稿期或退稿,
就不會再有工作上門來。(這裡是以最壞的情況來看)

譯者隨時是處於這種不安定的情況,
即使出版社、編輯承諾每個月固定發稿,或是一次包下一年的翻譯時間,
我們仍舊隨時戰戰兢兢、提心吊膽,
生怕會不會沒做好哪件事,下個月房租就繳不出來了?
所以事實上譯者罹患壓力造成之疾病、憂鬱症、燥鬱症的比例很高,
必須仰賴安眠藥或酒精才能入睡的情況更是不在少數。

回到正題,講了一大堆廢話,
其實我是要說,最近因為身體問題而調整交稿日時,
某位很可愛的編輯居然主動幫我和總編討論、多爭取了兩個多禮拜的時間,
看到她告訴我可以挪後到下個月某天再交稿時,
以及她告訴我「因為妳的譯稿值得等待」時,
我立刻哭了出來。

這陣子遇到幾位編輯都好貼心,
讓人忍不住要說:「遇到這種編輯,能不效忠嗎?能不盡力嗎?

其實翻譯工作並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換得名聲
否則知名譯者應該有上百人,而非只有兩三位。
事實上我們之中多數從事這一行,恐怕也不是為了名聲。
知名譯者是特例,而我們不是特例,只是常態
常態就是,我們默默做好自己的工作,
並且藉由拿到下一份稿子,
判斷自己獲得了肯定

我必須承認自己也有表現很糟糕的時候,
這種時候遇到願意再給一次機會的編輯時,
除了在心中頂禮膜拜、過年點平安燈時請神明也要保佑所有編輯平安順利,
以及努力把譯稿再修十遍之外,
真的無以回報。

一定要說的就是,由衷感謝所有辛苦編輯們的包容和體諒。<(_ _)>拜


〈了〉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