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血倒地。

不是亢奮到噴鼻血,也不是吃到毒藥七孔流血,更不是咬破血包企圖裝死。

 

話說,手上兩部跟戀愛沾上邊的輕小說持續進行中。翻譯著翻譯著,我開始感覺——詞窮,什麼深遠的眼神啦、寬闊的胸膛啦、修長的雙腿啦、緊抱、緊握、交纏……怎麼寫來寫去就是跳不脫三個變化?我想要更多點、五個、十個,漂亮到讀者不會一直讀到同一個詞。(←是說,到底是什麼內容,都是「那類」詞彙啊……)

 

好,既然和戀愛有關係,我就祭出我的法寶——「言情小說」——嚇!吸星……錯,吸詞大法!

隨便在便利商店書架上撈了兩本回家,臨睡前開始練功。「唔……嗯嗯……」眉間不知道為什麼愈鎖愈緊,終於——「噗!」只見我滾到地板(=床)另一個角落去、顫抖雙肩、一手拭淚。我笑了。不可遏抑的狂笑……在嘴裡。(←因為是三更半夜,不能笑出聲)

 

——狂野是他的天性,霸氣是他的宿命,他是翱翔於廣闊天地間的蒼鷹,任何女人都沒有資格和能力留住他的人,更不會有機會留住他的心!

——傻女孩,他的眉心擰著一抹心疼。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摟她,抱她,迫不及待地剖開他的心給她看。告訴她,這個世界如果沒有她,縱然讓他擁有全世界也只是枉然!

——「沒告訴妳一句話,我捨不得走,沒有帶妳一塊回去,我還不能走。我對自己發誓不讓我的小x兒再流眼淚,妳不聽話,我就知道妳一定又會躲起來哭,所以才來找妳……(略)」

——「我要每天都像這樣當採花大盜,來採妳這朵小雪花……(略)」

 

不,我必須聲明對作者沒有不敬之意,事實上我還滿喜歡這個言情小說家的作品,總是看得很愉快……噗!只是我看書有個壞習慣,眼睛追隨文字、心裡跟著覆誦的同時,我的腦子裡也會有畫面。不曉得為什麼,看著看著,瓊瑤的《梅花三弄》(←老人!!)之類的畫面就倏地飛進我腦海裡……平常人……會這樣說話嗎……?

 

好吧,至少我耐著頭痛和好笑為我的詞庫添了些收穫,讓「皺起眉頭」、「蹙眉」又多了「擰起秀眉」(限女性)的譯法 ;「心痛」、「心揪痛」多了「心擰痛」; 還學到「黑色深幽的眸子」、「絕美精緻的五官」、「黑眸中更是閃動起一絲興味的幽光」等等。

只是……

多年來我一直有個不解的疑惑

——言情小說中常出現「她看清他眼裡壓抑著什麼」、「看清她的水眸中那一抹心痛和悲哀」……

到底要怎麼看?為什麼我只會看到黑眼珠、眼白、血絲,偶爾會有倒映的自己?

唔姆……(不解偏頭)

 

(完)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