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關係中,最動人的一句話,我想應該是「我愛你」。

告白的時候,需要勇氣,
因為「告白」的動作,是打破現有生活規矩、進入新階段的過程,
改變現況,接受另一個個體(=喜歡的對象)加入生活,這事情需要勇氣。

但說出「我愛你」,需要更多勇氣,
因為這簡單三個字,是一種交付,「把心交付給你」,
願意把心交出去,當然更需要勇氣。

說「我們分手吧」,則是個人認為最需要勇氣的。
因為這意味著生活又要再度改變,從兩個人,變成一個人。

以上是題外話,我要說的是,對譯者來說,最打動譯者心的一句話,是什麼?

一本翻譯書的完成,是很多人的心力匯集。

首先,要不要買下這本書的中文版權?
審書員或編輯看完、收集資料、寫報告;編輯和主編等人開會。決定出版的話,發翻,交到譯者手上。(或者先發多人試譯,最後決定適合的譯者託付)

譯者花費一到三個月、甚至更多時間完成翻譯、交給編輯;編輯自己或者發包審潤、校對,這過程會來回一到五遍,視稿子狀況或編輯排程而定。中間同時在進行美編部份的設計、印刷廠的排版、發文案給各通路等。排版完成的稿子回到譯者手上回校。(大部分時候,這個過程會省略)然後經過編輯大人一連串整合、組合,以及很多人的協助後,書終於完成。

事實上,翻譯書上市後,更大的考驗才開始。

如果有任何不對,都是譯者的不對:賣不好,是譯者翻譯不好;賣得好,是作者寫得好;文章無趣,是譯者譯筆有問題;內容有趣,是作者文筆幽默風趣;沒頭沒尾看不懂,是譯者漏譯?其實是作者要表達意境!

諸如此類。反正譯者和編輯(或審潤)通常不會獲得稱讚。很好奇有沒有哪個希望進入譯者這行的,是誤會這工作光鮮亮麗呢?哈哈


不過昨天發生了一件事,讓我突然對翻譯工作又燃起一點點熱情(最近熄火中)。
昨天編輯大人寄了封mail,貼心提醒我交稿日。信中她說到:

「因為妳的翻譯而對〈青軌〉大改觀的我,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哦~」

看到這句話,我突然呆在電腦前。

翻譯好一部作品,原本就是譯者份內的工作,所以各方面的努力和考量,算來是理所當然,可是當我看到編輯大人那句話,才發現--

讓眾人對一部翻譯作品產生期待,也是譯者的能力之一。


很高興自己朝「不枉好書」之目標,邁進了一點點,ㄟ嘿!



※題外話,〈青軌〉系列作品共十集,第一、二集在2003年發行,當時我是剛出道沒多久的新手譯者,沒可能接觸到這部BL界經典小說。該系列在台灣只出了前兩集就沒有下文,也老早就絕版找不到了。今年有出版社要繼續出這部作品後續的中文版,而我也因此輾轉接下這套書的翻譯工作,從系列第三集開始翻譯起。市面上找不到這套書的前兩集,沒辦法參考,我只好從零開始,當第三集是第一集處理。

打開始當譯者就多經手文學作品的我,面對輕小說作品,總是擔心自己用字遣詞太重,搞得原本應該輕鬆愉快的輕小說,也沈重鬱悶的要命。

譬如:

皺著眉頭=蹙眉、點點頭=頷首、站起來=起身

兩個同樣動作的詞彙,文學度不同,因此面對文學強度不同的作品時,也必須考量到選字。


是說,已經翻了那麼多部輕小說作品的我,說這種話,對不對啊……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薇嬪 的頭像
薇嬪

阿咩仔的小羊樂園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