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現在真的不是在這邊寫部落文的時候。
還欠兩本譯稿、一份摘要、三份審書報告,
我說,現在真的不是寫部落文的時候。

可是……

我終於從郵局那兒拿到《他人事》樣書,
開心翻開來看,發現竟然有導讀&推薦序!(我的譯作中首度出現)
仔細讀了讀,
導讀是出自寵物先生的手筆[導讀] 人性的瘋狂恐怖的全才

推薦序則是作家既晴。
然後,我在推薦序中讀到這段話──(引用自《他人事》推薦序)

平山得獎後的第一部短篇集《他人事》,收錄了他曾在雜誌刊登或以手機小說形式發表的作品,絕對可以見識到他的拿手絕活──在極短的篇幅內,就布置出奇特的故事氛圍、製造出逆轉的情節高潮,引起讀者欲罷不能的閱讀衝動。
例如,〈支解吾兒〉的開場描述,就強悍得讓人一過目即無法忘懷。……(略)

心裡頓時五味雜陳──啊,有人感受到了!

知道為什麼這麼說嗎?

這裡我節錄原文,示範一下直接翻譯出來,是什麼樣子。

(原文引用自《他人事》日文版)

「倅解体」
私の家には怪物がいる。階段をのぼった左奥の部屋にそれはいて、身長百八十七センチ、体重は百二十キロを優に超えているはずだ……
。私と家内であれを造った。私から放たれた蛋白性遺伝子が家内の胎内で結実し、肉体を得た奴は十月十日を待たずして母の子宮を破って出た。思えば産まれ方からして我が儘な生き物だった。

(直譯):薇嬪示範

「兒子解剖」

我家有怪物。爬上樓梯的左邊盡頭房間裡,怪物在那裡,身高一百八十七公分,體重應該遠超過一百二十公斤……。由我和老婆製造出他。被我釋放出的蛋白性基因在老婆胎內結果,得到肉體的傢伙沒等到十個月,就弄破母親的子宮出來。想起來,從出生方式來看,都是任性的生物。


(實際出版的譯文):薇嬪翻譯(引用自《他人事》中文版)

〈支解吾兒〉

咱們家有個怪物,就住在上樓左邊最後一間房間裡頭;高一百八十七公分,重應該超過一百二十公斤。製造者是我和我老婆;我釋放出的蛋白質基因在老婆肚子裡結果,等那傢伙取得肉身後,待不了十個月就破他娘的子宮出世;回想起來,那怪物連出生的方式都很任性。



有沒有感覺到兩者的氣氛不同?


首先,標題的「支解吾兒」,我花了比較多時間思考。
日文常把動詞名詞化後,當作標題,所以「倅解體」=「解體兒子」。

「解體」有點怪,想了一下通常分屍命案常出現的動詞,
「喔!支解!」
所以變成「支解兒子」。

到這邊,總覺得「支解兒子」四個字看起來不平衡(對不起,我很龜毛),
讀過內文後,知道主角(第一人稱)的丈夫是老人,
於是調整一下說話用詞的語氣,「兒子」改成「吾兒」,
到此,標題訂出來了~「支解吾兒」!

然後本文部份,
考量到說話的是老人、兒子是暴力狂,我想多表現點「父親的無奈」和「兒子的殺氣」,
因此翻譯出各位看到的樣子。

「等那傢伙取得肉身後,待不了十個月就破他娘的子宮出世」
這句有沒有很殺?
這樣才有暴力狂兒子的風格嘛!

特別是「破他娘的子宮」,其實一開始我翻譯「破他媽的子宮」,
可是視覺上看起來……很像在罵髒話(人家一向是氣質路線咩(羞))
想一想,老人說「娘」,應該可以吧,
就變成了「破他娘的子宮出世」。

譯者當然不是只在一個詞、一句話做出如上述的考量,
除了通篇、整本書都要這樣思考外,
整段譯出來後,氣氛對不對?
視覺上看起來順不順?
情緒上流不流暢?
(選字有沒有氣質則是我個人的堅持,不一定)
都是能不能漂亮表現出作者作品的重點。

啊,我不是在說自己很行還是怎樣(苦笑)
而是看到「推薦序」的那句話,真的有一點點開心

──我要的感覺傳遞出去了!

(完)

[後記]
嗚…寵物先生說既晴老師看的是日文版…嗚…(啜泣中)

    全站熱搜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