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皮克斯的動畫電影《瓦力》終於要上映了。

記得很久之前去看某部電影時,已經看過《瓦力》的電影廣告,當時就對這部動畫印象深刻,一直期待著它上映。正好前幾天放日本假期「海洋紀念日」窩在家裡,看到電視上關於這部電影的幕後製作花絮,再一次感動到不行--一個多小時的片子,要做的準備工作,有這麼多呢!音效啦、垃圾場的繪製等等,都超感動!不會有人特別注意的音效,原來要花費這麼多心思!

可是,生活中總是存在著兩批人;有一群人看得到別人的努力,(有時搞不好看不到,只是能夠想像或心領神會)而不吝給予肯定。有一群人則是站在指教的立場,說的一嘴好電影、好書、好譯作、好音樂,實際當真要他們動手做,恐怕做不出來。

所謂「隔行如隔山」。

即使我讀過再多電影理論、電影製作、如何當個導演等等書籍,沒親身在那個領域待過五年、十年,我不會輕易批評、否定那個領域專業者的努力,即便有時候會覺得自己花了近三百元、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換來的是一場空虛,可是那些電影人為片子付出的東西,不應該被抹煞。同理,即使我在筆譯的領域待了六年、累積三十多本的書籍類作品,我還是不會輕易批評、否定其他譯者夥伴的努力,因為我身處其中,切身體會大家的辛苦。

最近辦公室在為了「工作不平均」的事情吵得決裂。負責貿易統計的同事,抱怨負責經濟政策的同事居然閒到可以聊天、念英文。

當了七年的社會人,待過六家公司、四種領域不同的工作,我明白出了社會後,人們多半「只會看到自己看到的」。譬如常會聽到同事說:「我忙死了。」言下之意是「我忙成這樣,你怎麼會這麼清閒?」或者「你看看,我比你要忙喔!」不曉得為什麼大家愛比「忙」,好像不說自己很忙,就顯得輸了似的。不過我真的遇到有同事說:「對啊,我好閒喔。」(讚!)

筆譯的譯者,更常遇到這類「冷嘲熱諷」(?)
--好好喔,都可以待在家裡翻譯,時間很自由,可以睡到自然醒,不像我還要早起趕車、下雨天被雨淋~
--翻譯看來很好賺呢!翻本書就可以有這麼多錢,我也來兼差翻譯吧~
--這個書看起來很簡單啊,我很快把它翻完,這樣子算起來,一個月就有幾十萬的收入了~
諸如此類。總之就是看得懂日文、就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翻譯好一本書。

(雖說說這些話的人,實際看過我翻譯的過程,或者自己也嘗試去翻譯後,未曾再出現類似發言。)


我想說的是--「隔行如隔山」--「不在其位,不懂其累」。
有批評,才會有進步。然而當評判者過於失德,回歸到身為一個人應該懂得的「尊重」上,這就違規了。


(完)

創作者介紹

阿咩仔的小羊樂園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inko
  • 說的好!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辛苦,每一種工作都值得被尊重!外行人永遠看不出來對方花了多少心血與努力.
  • 嚇!Rinko大人是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原本只是很開心看到瓦力要上映了,結果不小心又寫得太嚴肅......

    薇嬪 於 2008/07/23 15:50 回覆

  • lica
  • 我曾經無聊算了一下月平均收入,跟一個大學時代的好友講了之後,她居然開始就是那一堆「真好」「很自由啊」「像我們工作時數也很長」…哇啦哇啦的。
    「但我沒有假期,沒像妳跟老公日本美國愛去哪就去哪。」
    「但想放假就能放啊。」
    「一天到晚能放假的譯者應該是閒著餓死吧。」

    同樣的話說給同樣是大學時代的另一位好友聽。
    「我以前覺得這一行好像滿好賺的,自從看妳這樣就知道一點都不好賺。」
    多甘心啊~

    至於上面那位朋友,不至於到絕交那麼小心眼啦,但就是淡了。連這一點都不能體諒的,很難說服自己跟她當「摯友」。
  • 說實話,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以我自己來說,明明是自由到不行的自由業(撇開交協的工作不說,那邊請假算方便),但事實上,我已經三四年不曾去哪裡真正玩一趟了(上次去宜蘭是去吃午餐)。
    一本書結束接著下一本書,深怕沒書會餓死。
    現在已經練就對風涼話「充耳不聞」的好本領,不過有的時候還是會被我同事一句「我也來兼兼翻譯、打發時間、順便賺點外快」給惹火就是了。

    薇嬪 於 2008/07/23 16:03 回覆

  • Rinko
  • 我太小咖,沒人會找我碴.
    我整天窩在家裡,蓬頭垢面,完全就是被小孩折磨到不行的樣子,沒人有興趣對我說三道四(其實也很少人知道我有工作)
    所以我沒怎樣啊(除了欠錢繳註冊費,學雜費之外)
    只是看到連好脾氣的綿羊都被惹火,心裡不免感慨而已~~
  • 哎呀~Rinko大人不是小咖啦!
    隨便說個有貓有狗的、有電車的、有旅人的、有木村的、有妻夫木的,哪個不是Rinko大人的代表作?

    因為綿羊大人「樹大招風」(不是說這綿羊大隻...),又太親切的和大家分享身為譯者的種種,比較容易成為攻擊目標嘛。綿羊類的就是比較溫馴~

    上一本翻譯的作品也提到類似的話題--別人不知道身份,所以可以盡情放話--這也是某前輩提醒過我的「部落格的可怕之處」啊。

    這種惡意「討論」搞到後來,只會讓有心幫助譯者夥伴一起向上提昇的前輩,心灰意冷、決定關起門來、閉門造書罷了。

    薇嬪 於 2008/07/24 23: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