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自己剛出道的時候可謂盛氣凌人,也不曉得打哪來的自信(笑)。當時師父常常教訓我,並透過各種方式讓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和當個譯者應該有的態度,不過老實說我實在不受教,甚至到後來惱羞成怒和師父翻臉


後來因為師父的關係,認識了蘊潔(綿羊)和愫芸兩位前輩,(「妳給我好好向她們學學!」......師父不是用這個語氣,不過差不多是這意思,我猜^^)透過蘊潔的部落格,進而認識廣大的譯者夥伴們,智淵、韋利、乃瑜、姵儀、若琪等五、六十位各語系(日、英、西、韓、法etc)、各領域(一般書籍、動畫、漫畫、電視節目、電影、文件、軟體etc)的口筆譯譯者。五、六十位只是平常會聯絡、吃飯、喝茶(酒)的譯者,不認識、沒接觸過的譯者更在百人之譜,所以你知道這領域之大、世界之大,自己事實上只是一枚閉門造車的小小譯者。


譯者聚在一起通常是討論翻譯上遇到的問題,而不是背地裡偷罵編輯或出版社或作者(笑)畢竟譯者不是全才,譯大眾小說的譯者不見得能夠譯輕小說,譯輕小說的譯者不一定能夠譯漫畫,譯漫畫的譯者不等於譯實用書沒問題,能夠筆譯不代表能夠口譯。翻譯(口筆譯)這種事情不是「我會日文(或代換其他語言)」就能夠辦到。當年我拍著胸脯對師父說:「我有絕對的自信做好翻譯。」正是因為我自以為自己中文、日文都OK--事後證明自己愚蠢無知到極點(我必須為自己當年小看這一行致上最深的歉意)。


如果一位譯者只看到自己,看不見別人,老是自我感覺良好,譯文不會有更多的成長。批評其他譯者的譯法,謾罵出版社或編輯,甚至作者,我好奇除了得到個「爽」字之外,對於翻譯工作或人生有什麼正面幫助?拿我自己來說,睡覺都沒時間了,如果有時間看其他譯者的譯作,我寧可趕快找出可以偷學的譯法。


謙虛不是妄自菲薄,自信和自傲是一線之隔。每位譯者對原文有自己的解讀與詮釋方式,只要不違背「正確」原則都可以。把眼睛轉向自己之外的世界,才能看到更多。


(完)


題外話。

我習慣「對答案」,也就是書出版後,拿完稿的譯文檔案和成書對照,看編輯或審潤更動了哪些,更動的地方以螢光筆標出來。我沒有鼓勵大家這麼做,每位譯者的經驗值、語文轉換程度、工作習慣不一樣,沒有說哪種做法就是對或比較好,看個人需求。這麼做純粹是我自覺不足,希望透過各種方式累積不同的用詞、用語罷了。再說編輯和審潤通常中文很好,透過這樣的訂正方式能夠學到更好、更正確的中文也算是賺到^^。

創作者介紹

阿咩仔的小羊樂園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咩咕咪
  • 踏進這一行雖然經驗尚淺,但透過譯界前輩的關照及經驗分享,使自己覺得並不孤單,也更覺得一山還有一山高^^
    雖然素未謀面,但真心感謝種種經驗分享
  • 冬
  • 哈~
  • alexiel0927
  • 的確…是一個譯者應抱持的態度
    受教了<(_ _)>

    話說,weipyn跟塗小姐很熟?
    因為她譯了我一本非常喜歡的作品
    印象深刻
    雖然當初並非是因為看了她的譯作才會喜歡那部作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