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綿羊大人的部落格中提過,譯者就像演員,要演出作者的文字。
為什麼會有這想法,起因是一件很爆笑的意外--

話說,今年初,我合作一年的C社某編輯離職轉做專職翻譯。正好當時咱家交協有圖書館工讀生職缺,於是建議她來試試。到了面試那天,她和面試的主任談到「譯者」,說希望自己將來成為獨當一面的「譯者」,結果主任誤會成「役者」(演員),一場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於焉展開。(我偷偷在想,沒被錄用,是不是和這件事情脫不了干係?)後來聽她說起這件事情,我先去嘲笑了該主任一番(我又偷偷在想,他對我變得冷漠,是不是和這件事情也脫不了干係?),同時仔細一想,也對!譯者的確很像「役者」。

三年多前剛進K社翻譯輕小說時,我遇到的那位編輯,看過我的稿子後,提醒了一句讓我謹記在心到現在的話--「人物的表情要翻譯出來」。「表情」不是具象的表情,而是「說話時的情緒以及人物個性」。說話者在生氣,語氣上(選字上)就要表現生氣;說話者很開心,就要表現開心;每個角色個性不同,也要用個性不同的詞彙表現出來;或者像在綿羊大人部落格的「唉,這惱人的關西腔」篇中提到,遇到作品出現非東京腔的其他腔調,亦可以藉由「人物個性」來表現。

簡單來說,就像「某光大道」的評審常常挑剔參賽者「唱歌沒有情緒」是同樣道理。唱歌,不只是音唱對、歌詞唱對,還要求線條、感情鋪陳、打動人心與否;同樣的,翻譯,不只是單純的文字對文字、句子對句子的語言轉換,其中還有更多更重要的東西,不能遺漏,譬如情緒、譬如歡笑或淚水、譬如強硬與弱勢。在日文,它可以用大阪腔表現活力,那麼換到了中文,就在選字上下工夫、在氣氛鋪陳上下工夫,表現同樣的活力。

日文書,對譯者來說,好像不該只是日文、稿費、截稿日,似乎應該有更多發自譯者內心的感動。而勾勒出書中角色的個性,正是譯者身為演員,應該做到的專業。

在翻譯時,我必須待在自己一個人的空間,因為我會開始碎碎念,一下演男主角、一下演女主角,日文演一遍,中文再演一遍,感覺語氣對不對。翻譯完後,會在心裡全文「朗誦」或唸出口,總之非常吵鬧就對了。另外,一拿到新書,我會快速掃過一遍,知道是什麼故事、瞭解角色性格,並且在腦海裡賦予各角色長相(所以荳學姐說我很有想像力,的確沒錯,我是創意掛的!),大部分時候是電視電影日劇中的某位演員或藝人--「這個角色,好像某部片子的主角喔!」--這樣一來,角色自動會有說話語氣、個性、表情。這是我個人提供、有助於快速進入角色的小秘訣。(本人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導演,嘿嘿)

話說回來,演員也有分很多種:彆腳的、初出茅廬的、影后影帝級的、普遍安全型的(觀眾不記得名字,不過看到長相會認得那種)、孤芳自賞的、堅持原則的,族繁不及備載。譯者夥伴們,想當哪種演員呢?啊?臨時演員嗎?(楞)好,各位,戴上你們的玻璃假面,在紙本的舞台上,盡情揮灑吧!

嘿嘿,我是自以為很厲害的彆腳演員,哈哈哈哈!



(完)

創作者介紹

阿咩仔的小羊樂園

薇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青
  • 看到這我想起我昨天發表時被老師電.
    我們的發表形式是看完書上的一個章節,然後上台發表內容.
    講完以後老師說,你現在發表的還是這個作者的東西,這不是你自己的東西.你使用的是作者的文字,但是你自己平常會用這種文字說話嗎?

    真是shock!! 結果..結果下個星期重新發表..更shock!! ><

    大家加油吧~~
  • 啊~我以前去旁聽日研所的課,也見識過研究生被這樣電。
    讓我想到大一歷史時,我選到的組是一個美國回來的老師,他拼命要我們發表「自己」的想法,即使「自己」的想法不夠完整,至少講出來了,他會給過;如果不是「自己」的想法,而是「剪貼」出來的資料,他一定當人。果然是American Style~
    今年要交論文了吧?可別像某隻熊,去了趟倫敦,論文就隨便了事(是說,KO大竟然放他過!可惡!)

    薇嬪 於 2008/05/27 22:04 回覆

  • 羔羊
  • 我來朝聖了!^^

    我是還不會走路的嬰兒演員(腿軟啊!)
  • 唔哇!大家都從綿羊大人家飄...呃...大駕光臨了~!!!

    薇嬪 於 2008/05/28 2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